绝大多数日本语教育机构在招收外国留学生时都采用机构担保的方法,以教育机构的名义为所录取学生提供人身担保(日语叫机关担保)。但是入国管理局却加强了对申请人的经济担保人的资格审查,从严评估申请人所提供的经济担保人所具有的资格和经济支付能力,绝大多数被拒签的中国申请者都以“经济担保人的担保意志得不到认定”或“经济担保人的支付能力得不到认定”为理由。

       那么,谁能为赴日留学的申请者提供经济担保呢?我在实际工作中遇到许多因观念不清的被拒签者,现在根据我多年的经验逐条分析如下:

 

一、申请者本人为自己出具经济担保:

       这是各类经济担保中出具资料最少的方式,许多咨询公司或个人常常图省事而选择自己为自己做经济担保的方式,但往往以拒签而收场。

       原因在于,日本入国审查官要求申请者出具自己在中国获得高额收的合法来源的证明。试想高中毕业或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如何解释自己能拥有三万美元的收入。

二、申请者的家属和亲戚:

       一些人以表哥、表姐在日本工作而出具经济担保,满怀希望却遭到拒签。被拒签的申请者满腹委屈,声言经济担保人是自己叔叔或姨妈的子女,是嫡亲的表兄妹之类,但仍得不到入国审查官的首肯。因为在家属或亲戚担保的关系上,入国审查官的判断基准是“以社会常识来判断双方之间是否存在确定的经济担保关系”。以东京地区的留学生所需要担保的费用来看,每个月生活费9万日元,一年则是108万日元,再加上一年的学费65万日元,则经济担保方每年要承担173万日元的费用支出,这在常识上来讲,非直系血亲而不可为的,因为你的表兄、表姐还要支付自己配偶、子女的生活费用,还要负担自己父母的生活费用,不太可能拿出那么一大笔钱给你。

       所以,日本入国管理局的审查基准,一般把血亲经济担保人规定在二等亲以内。

       家庭成员承担经济担保人,必须明确一个前题就是双方之间存在法律可以认定的家庭关系,自称的“我的在日本的男朋友”或“我的日本男友”等,根本不具备成为经济担保人的资格。

三、申请人所在的企业提供经济担保

       这是一条捷径,但失败者也很多。我曾接待过一位19岁的高中毕业生,以单位提供经济担保而拒签的事例。他所委托的咨询公司听说企业可以为雇员提供经济担保,便为他办理了企业提供经济担保的一套资料,结果遭到日本入国管理局拒签。

       这一事例看似简单明晰的担保种类,其实给了许多无经验者布下了陷井,他们忘记了企业为雇员提供经济担保的合理性。比如,一家中国企业愿意为一位高中学历、进入企业不到一年的职员每年提供十多万元赴日留学,这不具备逻辑上的合理性。因为,如果要提高雇员的日语能力,在中国的大学,每年为他提供的1/5的费用就够了。

       做为入国管理局的标准,大致可以从下面几条标准去理解:
1、被资助者必须是在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工作五年以上,是该企业的重要骨干;
2、企业提供资助,不仅为雇员提供语言的学习机会,而更应着眼于在日本学习相关技术,在专业理论上有所提高;
3、最好是日中合资企业或中资但与日本有长期贸易关系的企业;
4、日本企业为培养在中国的独资企业的中方业务代理而提供资助。

四、日本方面提供经济担保

       这种情形又细分为几种情况,并非一些人认为的自己认识一个日本朋友,愿意提供经济担保,就会得到入国管理局的批准。
1、日本的奖学金机构,直接提供足以保证生活和学习的高额奖学金。
2、申请者在日本的直系亲属,年收在600万日元以上,有正式稳定的职业,但不能同时为其他人再提供经济担保。 
3、中日合资企业的日方母公司的高层职员,为中国子公司的中方高层干部的子女提供经济担保,入国管理局认为是可信的。

       根据我多年的经验,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入国管理局倾向于由申请者的直系亲属,例如:父母、配偶、兄弟姐妹为其提供经济担保。经常有由日本人提供经济担保被拒签,而改由其父母担保,便得到批准。这是因为在日本社会家庭“核家庭”化的发展趋势中,除父母和子女的血缘关系之外,二等亲以外的大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要让入国审查官相信申请者的父母、配偶之外的人为其提供留学的费用,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吧。

       当然,还要注意父母应是没有到退休年龄,有稳定、连续的高收入,才能使入国审查官司相信申请者的经济担保人具有足够的资格,为你打开赴日留学的大门。